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查看: 180|回复: 0

[连衣裙] 【神奇众推】空姐做微商,空少跑滴滴,疫情下的航空从业人员自救众生相

[复制链接]

47

主题

0

贡献

233

积分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33
发表于 2020-7-1 06:2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你做过副业吗?”

这几年“副业”成了斜杠青年的标配,在职场上打拼的人们,谁要是没有个副业,似乎都跟不上时代的脚步。

然而,有的人做副业是出于热爱、特长,有的人做副业却是出于无奈、自救。

从2020年1月新冠肺炎爆发以来,无数行业都深受疫情的影响,如今有的行业已经能复工复产,有的行业却仍然处于困境的深渊。

比如航空业。

在飞机停飞、航班减少、上座率持续走低等诸多现实难题下,每一名从业人员都成了被困境裹挟的一份子,现在,他们纷纷点亮了各种“副业”技能,开启花式“自救”。

01

微商、主播、滴滴司机……

从业人员开启花式“自救”

@小鱼 28岁 初级乘务长

“身边的女同事,一大半都做了微商、主播……

小鱼,西藏航空业从人员,从见习乘务员做到乘务长,她入行已经有六七年了。

当回忆起这几个月的经历时,小鱼忍不住叹气道,“没想到都快半年了,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上班状态。”

与收入稳定的上班族不同,空姐的工资基本由基础工资、飞行时长两个大的部分组成。

其中,基础工资基本在2000-3000元范围内,扣过五险一金后所剩无几,因此飞行时长基本决定了每个月到手工资的多少。

小鱼表示,往年每个月的平均飞行时长都在80-100小时,但由于疫情航班减少,这两个月虽然好转了一些,但飞行时常基本还是在40-50小时的范围内徘徊,基本少了一半。

而飞行时长不够,带来的连锁反应正是工资的急剧缩水。

小鱼说:“最惨的时候是刚过完年,那时很多人都在居家隔离,二月飞了不到20个小时,最后工资只拿了个平时的零头,太惨了。”

实际上,小鱼只是一个缩影,千千万万的空乘人员和她一样,正面临着飞行时长减少,工资大打折扣的难题。

但生活还得继续,怎么解决囊中羞涩的难题?不少航空业的从业人员开始做起了副业,小鱼说,“一大半都去做了微商、主播……”

比如在抖音上搜索“空姐”的关键词,会出来不少相关的“空姐网红”,其中有不少人也在抖音上直播带货,做的不亦乐乎。

小鱼说:“我观察了一下,做微商的一般都是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空姐,能看出确实想赚点钱补贴家用。”

相对主播带货而言,微商几乎没有什么入场门槛,但对于拥有大量粉丝基数的主播而言,做主播带货肯定比微商赚钱。

“做主播赚钱的空姐太少了,”小鱼说,“从我身边同事的情况来看,拍抖音、做主播的大都是入行不久的小姑娘,更多的可能就是想玩玩、想火而已。”

@妮妮 24岁 乘务员

“同事做微商做的太好,把工作给辞了。”

妮妮,就职于top 3某航司,是一名国际航线的乘务员。

自疫情以来,国际航班基本停摆,妮妮和身边飞国际航班的同事们,集体陷入了基本没有工作的尴尬状态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妮妮身边原来做代购的空姐们,一股脑地扎堆去做了微商。

有卖束腰、塑身衣的:

有卖护肤品、化妆品的:

还有专职卖袜子的:

妮妮总结了一下,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种类,还有卖燕窝、卖枇杷膏、卖服装、卖酵素、卖土特产的……总之就是一句话,“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微商不卖的。”

对于这种扎堆做微商的现象,妮妮也表示理解,“做微商也没啥不好的,也是一条路,总是自己正正当当赚的钱。”

毕竟虽然国内航班恢复了不少,但国外疫情的反复,让国际航班的复工遥遥无期,大家总要想办法找点事做,才不至于坐吃山空。

但妮妮还是忍不住吐槽,有的微商实在是过于浮夸。

“昨天还是一起讨论工资只发了几千块的同事,没几天突然就变成了XX董事长、总裁,还拉你当代理,感觉和传销一摸一样。”

然而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

“我有一个同行,已经是孩子妈妈了,做微商好几年了,她可能是我认识的微商里真的赚到钱的,”妮妮提到,“这次她趁机把工作都辞了,就全职在家做微商带孩子。”

@大伟 27岁 安全员

“快撑不住了,准备去开滴滴、或者代驾。”

“没钱的日子,真的好难!”

大伟是某大型航司的安全员,他透露,最近几个月工资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二,“原来到手的平均月薪在12k-14k,而现在每个月工资到手只有五六千。”

好在大伟属于国有航空公司的一员,虽然工资锐减,但最起码旱涝保收、五险一金依然在正常缴纳。

但另外一些从业人员的处境可能更差,比如在知乎上,就有人匿名透露了窘迫现状:

工资不够,副业来凑,女性都去做主播、微商了,男性都在做什么副业呢?

“我有个认识的机长,家里是开羊蝎子火锅的,现在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火锅店帮忙,”大伟说,“但没有‘家业’的同事只能靠自己,我身边的同事大多数也都是这种人,大家都挺默契的去兼职跑滴滴了。”

一开始,大伟并没有去做副业的打算,总觉得扛几个月疫情就过去了,没料到这么久了,还是没有完全复工。

“平时每个月飞80个小时,现在也就是30个小时,感觉马上就要撑不住了,”大伟说,“但我也没啥别的一技之长,目前想到的也只有去开滴滴,或者代驾。”

02

全球航空业:困境背后,苦等复苏

其实,在航空业的从业人员们开启花式副业的背后,反应出的正是航空业的艰难处境。

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布的《全球航空运输业财务预期报告》显示:

【神奇众推】快速引流推广免费脚本:jckj52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26678664

客服QQ

周一至周日:09:00-18:00

网站微信服务号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拿货网 ( 京ICP备16068228号-4|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微商拿货网 X3.2 © 2013-2018  www.nahuowang.net By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京ICP备1103113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045

客服邮箱:1805396706@qq.com 客服电话:13115469133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82615762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