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查看: 80|回复: 0

【神奇众推】“微商教母”张庭直播狂揽2.5亿?美妆直播混战加剧

[复制链接]

47

主题

0

贡献

233

积分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33
发表于 2020-7-1 02:3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当零售商们集体因疫情影响变身“微商”时,那些真正的微商们,却在直播带货中找到了“新机会”。

6月10日晚上8点,“微商教母”、知名女星张庭在抖音开启她的直播首秀。这场直播结束后,其团队庆祝现场图流出,图片显示张庭首场直播业绩破2.5亿元。

而根据腾讯深网,本场直播带货中的品牌TOP1,也是张庭的化妆品品牌TST,共计销售达2670万元,这个金额是TOP2-TOP5(华为、五粮液、usmile、伊利)销售总额的2倍。

从“微商教母”摇身一变“直播女王”,张庭的背后,站着的其实是无数进入直播带货领域的微商大军。

01、单款面膜卖出85万份,“微商教母”变“直播女王”?

这场持续长达5个小时的直播,不止带货了张庭自己的美妆品牌TST,上架商品共计30件。其中,最高单价是4158元的华为P40,最高销量是TST苹果肌面膜85万份。直播期间,张庭的闺蜜、知名演员陶虹间歇性助阵,老公林瑞阳则压轴出场。

不过,这场带货的数据,也流露出两个版本。根据腾讯深网报道,这场直播最终带货1.36亿元。而张庭团队内部及网上部分报道,则称这场带货业绩达2.56亿元。数据的准确性无从得知,但无论是哪一个数据,都是“惊人”的。

△ 腾讯深网展示的来自新抖的数据

事实上,张庭和她微商品牌TST的数据一直让业内外震惊。

2019年1月,上海青浦区官方微信“绿色青浦”发文称,“2018年度纳税最高奖”得主由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达尔威”)摘得,该公司纳税额将上海家化、妮维雅、申通、圆通、上好佳等一系列国内外知名企业甩在身后。

而达尔威,即TST母公司,2018年纳税额达12.6亿元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在达尔威的第五大股东——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占股6.88%,而这家公司控股人正是张庭的闺蜜——演员陶虹,同时陶虹也是达尔威的董事,个人持股1.93%。

TST的官网,是这么介绍品牌起源的——1994年,贵为“中国台湾第一小生”的林瑞阳首次接触法国活酵母,该成分也成为林瑞阳后来的妻子、也就是著名影星张庭十多年的驻颜秘方。2013年,张庭夫妇与著名演员徐峥、陶虹创建达尔威,正式将TST带到中国大陆;2014年,TST品牌进入微商、电商市场。目前,达尔威旗下主要产品为TST系列护肤品和食品,主打的活酵母护肤品是其“成名之作”。

02、“社群”体系下,直播给了微商“新机会”吗?

这一次,张庭的首秀直播,则让“微商直播”浮出了水面。

据腾讯深网称,一位长期关注直播带货的行业人士表示:“年营收两三亿的微商太多了,主要集中在深圳。好多微商是大众根本就不知道,他们都在悄无声息地进军抖音直播。”

当微商大军开玩直播带货,不同于一般“品牌、主播、MCN”的玩法,他们似乎“创造”了一种新的直播体系。

《化妆品财经在线》记者了解到,目前,不少社交平台的“头部主播”就是曾经的“微商总代”。这些人坐拥人数可观的微商社群。有的“总代”甚至将其下级代理关系移入到社交平台中,将社交平台的中腰部主播囊括其中。

对于这些微商来说,做直播,“卖货”不是主要目的,“卖模式”才是价值所在。

李某在过去几年一直做微商,春节后才开始做直播,但最近开了几场推动“收钱”的直播。

直播让她直接成交25个总代,每个总代32万元起,也就是直接带来营收800万元以上,而这些代理后面还会继续裂变。

直播还让李某成交了一二级代理30个,每个1~3万元不等,加起来也有几十万的营收。而这些代理后面,也有继续升级成高级代理、裂变新代理的可能性。

在直播中,李某不会与消费者产生交易,如果有消费者要买产品,她都会将客户“送”给代理,顺手帮代理卖货。她直播的主要目的是,聚焦招募大代理,帮助大代理成长。

当然,这其中,也不乏一些微商代理转型做起了真正的“主播”,甚至开始为部分美妆品牌带货。比如张庭在她的首秀直播中,也为华为等品牌带货。

不同于美妆品牌做直播需要接受主播的“坑位费”“底价”等条件,张庭拥有明星(主播)和品牌创始人的双重身份,直播给TST品牌带来的“优势”,在她身上无疑会最大化。

不过,围绕着TST让人咋舌的数据背后,它的模式到底是不是“传销”,也一直是品牌被外界热议的争议点。如今,当“微商+直播”模式出现,对微商群体的监管将变得更具难度。

03、当直播带货陷入“怪圈”,受伤的是谁?

有博主这样吐槽,“直播带货早已掀起浮夸风,1元秒的车按原价算销售额,打五折的商品按原价算成交,pv算观看人数。而商家需要承担‘坑位费+流量费+刷单成本+全网最低价’等等,最后可能一滴都没有了。”

当美妆品牌做直播已经趋于“赔本赚吆喝”,如今,微商大军的入局,则让直播陷入了“更怪的圈”。

摆在美妆品牌面前的首要问题,就是要摆脱“低价直播卖货”的野蛮模式。

一方面,当线上直播带货火爆,线下经销商更加艰难,实体店也将越来越难做。让利销售不仅打破了品牌整体销售渠道的平衡,更无法保护线下渠道商的合理价值。

另一方面,产品过度低价促销,对于工厂、品牌、渠道商和消费者都是不利的。什么样的产品才需要打“价格战”,无疑是产能落后的同质化产品。而当品牌没有了利润空间,对于工厂生产也会产生影响。工厂产能落后,本质上对消费者的生活品质提升是没有帮助的。过度直播带货,一定程度上也在不断透支消费者的需求与信任。

从前,CS渠道的价格战让渠道商们叫苦不迭,如今,当美妆品牌开始沦为直播间的“韭菜”,盲目跟风的品牌们是时候反思一个问题——这种病态“价格战”,是不是产业“开倒车”的表现?

或许,当美妆品牌们不再热衷于打“价格战”,而打起了产品“价值战”的那天,才是这个产业真正升级的时候。

【神奇众推】快速引流推广免费脚本:jckj524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26678664

客服QQ

周一至周日:09:00-18:00

网站微信服务号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拿货网 ( 京ICP备16068228号-4|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微商拿货网 X3.2 © 2013-2018  www.nahuowang.net By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京ICP备1103113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045

客服邮箱:1805396706@qq.com 客服电话:13115469133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82615762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